夜读|读书,当年曾窘迫当年也曾爱不释手

夜读|读书,当年曾窘迫当年也曾爱不释手
昨天是世界读书日。这几天,围绕着“读书”的文章不少,光是各类书单,就让人看到眼花缭乱。推崇阅读、尊重知识,这样的氛围,值得点上一个大大的赞。令我感到唏嘘的是,有几位朋友在朋友圈分享阅读经历时,不约而同地谈到了当年的“窘迫”。有的是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只能想方设法向朋友借书看;有的是看了多年的书,发现自己看的是盗版,里头有不少错误;还有人感叹,当年爱看书但不懂书,走了不少弯路,读了许多价值不高的书。感谢时代的进步,今天的年轻人不会再有类似烦恼。日前,教育部发布了《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 中小学生阅读指导目录(2020年版)》,这也是教育部首次向全国中小学生发布阅读指导目录。细读这份《指导目录》,书目的丰富自不待言,涉及的知识领域更是宽广。比如,高中阶段阅读目录中既有《锦程:中国丝绸与丝绸之路》这样的人文社科类图书、《三体》这样的科幻文学作品,也有《呦呦有蒿:屠呦呦与青蒿素》等自然科学类书籍。这样那样的书该不该选,适不适合青少年阅读,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。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:如今,只要同学们有阅读的兴趣,就可以尽情徜徉在书海。不由感叹,同学们是幸福的。想想吧,科幻小说在二三十年前,还是上不了台面的“边缘”读物,但如今,谁又能否认刘慈欣在文学世界里的地位?一份阅读指导,给今天的同学们指明了路。阅读经典,才能为我们节省一点时间。毕竟世界上的书这么多,哪能读得完?看待世界的角度变了,观察世界的方法更多了。新新一代的眼界和知识面,一定远比当年的我开阔,更不用说,作为互联网“原住民”的他们,在思维方面也比我活跃、敏捷了不止一个档次。我也有一点隐隐的担忧:读书容易了,会不会反而不让人珍惜了?最近,也有好几位朋友在朋友圈里说,这两年读书少了,远不能和年轻时比了……“书非借不能读也”。上学的时候,只知道摇头晃脑地跟着老师朗读、背诵。现在回想起来,越简单的道理,越是应该铭记在心。不管生活在什么时代,身处在什么样的环境里,都不该丢失那份阅读的“初心”。没了那点紧迫感、饥渴感,再好、再多的书也就成了摆设。一份《指导目录》,向同学们敞开了迈向知识海洋的大门。电子书、听书、手机阅读……读书的方式并没有那么重要,重要的还是把阅读的习惯坚持住了。书看得越多,越能突破自身的浅薄、狭隘。这对哪一代人来说,都是一样的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